一年来120多位车企高管职位变动:别的换不了只能换人 安室奈美惠将引退 扮美女与情敌网恋

一年来120多位车企高管职位变动:别的换不了只能换人   一年来120多位车企高管职位变动   2015年是中国经济迎来变数最多的一年。而作为国家经济的支柱型产业,中国的汽车产业也迎来颇为动荡的一年。虽然产销量达到2450万辆,再创历史新高,连续第七年蝉联全球第一。但与此同时,增长速度持续下降, 重点企业的营业收入、利税总额也低于上年同期水平。   与动荡的市场相对应的是,汽车行业的人事流动也变得更加频繁。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初至今,国内汽车行业有上百位车企高管的岗位发生了变动。这其中,有调职的也有离职的,再现了“旺季卖车,淡季换人”的景象。而随着未来汽车市场走向更加多变,以及互联网+、智能汽车等新领域的兴起,汽车行业的人才流动预计将更加频繁。   120多位车企高管职位变动   2016年新年伊始,东风英菲尼迪及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戴雷的离职引起了汽车行业内不小的反响。   从宝马来的戴雷在英菲尼迪基本复制了宝马的市场营销模式,通过“敢爱”行动,以及赞助《爸爸去哪儿》《舌尖上的中国》等节目后,品牌认知度得到提升,销量上也使英菲尼迪进入到4万辆俱乐部。正处在前景看好阶段,戴雷却宣布离职,多少让业内感觉有些突然。   与戴雷类似,2015年才到任观致汽车CEO的墨菲,也在2016年初,履职尚不到一年时间就以“个人原因”离开了观致。被称为“中国通”的墨菲曾任通用中国董事长,其在2015年上任观致时被各界赋予厚望,期待他能够带领观致汽车走出亏损的泥潭。   除了戴雷和墨菲之外,2015年以来,国内有超过120位汽车企业的高管的工作岗位发生了变化,而这一数量也达到了近年来汽车行业人事变动的一个高峰。   同时,这一轮的人事变动不仅数量高,所涉及的范围之广也是之前不多见的。不仅奔驰、宝马、奥迪、大众、丰田、本田、日产、三菱、现代、福特、通用、克莱斯勒、雪铁龙、雷诺等这些量产车整车企业的高管变动频繁,甚至是保时捷、法拉利、兰博基尼、迈凯伦、阿斯顿马丁这些产量不高的超级跑车品牌高管也是变动频繁。   当然,不只是合资和跨国品牌,国内汽车企业的人员变动同样非常频繁。包括一汽、东风、上汽、北汽、长安在内的这些国内第一阵营的大型汽车企业,以及奇瑞、比亚迪、众泰、力帆、昌河等国内自主品牌汽车集团都出现了高管职位变动的情况。   分析这些变动的情况,有些企业的内部人员调整,有的是从原有工作企业离职,还有很少的一部分则是在国家的反腐风暴中落马。   “别的换不了只能换人”   作为一个市场化相对充分的行业,汽车业的人才流动由来已久,且相对于其他一些行业来说更加的开放。其中,有一个非常特别的规律,就是越是市场行情不佳的时候,汽车行业的人才流动越是频繁。   “其他没有什么好换的,就只能换人了”,一位汽车行业的业内人士表示,汽车产业是一个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行业。一个项目、一个工厂动辄就是几十亿、上百亿的投资。“钱投了、厂房建了、设备安装了,这些都是变不了的东西,能变的就只有人了,所以汽车行业的人事变动才如此频繁。”   随着国内汽车市场进入新常态,汽车行业再难现数年前两位数百分比的增长速度,各汽车企业之间的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汽车从业者的压力,尤其是营销部门工作人员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汽车企业曝光率最高的可能就是营销老总,但不能只看风光的一面,面临的压力也很大,一个车型销不好,或是没有完成销量目标,都可能面临下课的风险”,一位汽车行业从业者表示。   而在2015年至今的这百余位车企高管的职务调整中,就有不少人是因为汽车企业销量下滑,或是没有达到目标而离职。   与这种情况截然相反的是,2月16日,戴姆勒监事会决定将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总裁蔡澈博士的合同延长3年到2019年底。届时,蔡澈将掌舵戴姆勒整整14年,而且史无前例地身兼戴姆勒和奔驰两职。而这与戴姆勒的销售业绩有着直接的关系。   2015年,戴姆勒全球销量达到290万辆,创历史新高,息税前利润首次达到创纪录的135亿欧元,息税前利润率首次突破9%,集团盈利能力大大增强。而这其中,中国市场的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CEO倪凯也被专门召回德国总部,面对戴姆勒全球所有营销管理人员宣讲“中国经验”。   互联网+为汽车人才开启新出路   互联网+、智能汽车给传统的汽车产业带来了新的影响和变化,同时也为传统汽车产业的人才流动提供了一个新的通道。   在互联网+和智能汽车大行其道前,汽车行业的人才流动基本都是“内部消化” 。这些汽车行业高管大多履历丰富,在很多的企业有工作经历,但基本都是在汽车圈内循环。   “汽车行业的人才本来就不是很多,尤其是这些年国内汽车行业大发展的背景下,汽车行业人才更是捉襟见肘,尤其是高端人才就那几个,基本就是在不同的汽车企业内跳来跳去。”一个业内专家表示。   但现在,这种情况正有所转变,汽车行业人才也开始流行跨界。上面提到的原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戴雷离职后就加盟了一家名为和谐富腾的企业。这是一家由富士康、腾讯,以及一家汽车销售企业和谐汽车所共同成立的公司,致力于新能源和智能化汽车的研发生产。   而另一家名头更大的互联网造车企业――乐视汽车,更是吸引了一大批传统汽车企业的高管加盟。包括原上海通用汽车总经理丁磊、原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吕征宇、原广汽吉奥总经理高景深、原一汽-大众生产总监FrankSterzer等多名传统车企高管都加入到乐视汽车,将乐视造车的步伐不断推进。   现在看来,对车企高管们来说,往日不愁业绩、不愁销量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新的竞争环境也对从业者提出了新的要求。随着汽车市场进入了新常态,汽车从业人员的从业环境也进入到了一个新常态。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