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后 曝章泽天六级成绩 水果姐向霉霉示好

民调显示:3.6万亿美元换来的是更不安全的美国   民调显示:3.6万亿美元换来的是更不安全的美国   孙卓   [根据美国政府公布的报告,自“9·11”之后,美国已经耗费了3.6万亿美元专门用于反恐支出。]   “其实,美国民众从未走出过‘9·11’的阴影。”15年后,一位曾报道过“9·11”事件的美国记者这样描述道。   2001年9月11日,美国纽约世贸中心遭到恐怖袭击。1年后,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就美国人“是否认为恐怖主义让美国更不安全”进行调查。结果显示,39%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的安全在“9·11”袭击后没有受到影响;33%的民众认为美国的安全在“9·11”后有所改善;大约22%的民众认为,美国在“9·11”后变得更不安全了。   不过,这看似乐观的结果并没有延续多久。皮尤研究中心今年8月所做的一项类似调查显示,有超过40%的美国人认为,当前的美国比“9·11”前更易遭到恐怖袭击。   根据美国政府公布的报告,自“9·11”之后,美国已经耗费了3.6万亿美元专门用于反恐支出。15年后,为什么美国民众却认为美国本土比以往更不安全了?   跨党派合作不再   分析人士指出,“‘9·11’以后美国是否比2001年时更安全?”的问题可以通过数据、事实和政府公开的相关信息来证明,但是“公民是否觉得更安全”却是另外的一个问题。毕竟“是否感觉安全”涉及太多的感性因素,包括民众对当前政府以及全球议题的看法等。   总统奥巴马在“9·11”纪念活动上回忆道,15年前,当时还是伊利诺伊州联邦参议员的他在离开芝加哥的办公室时,恐怖分子挟持的第二架飞机发动了对五角大楼的袭击。“我站在街上看着希尔斯塔(芝加哥地标性建筑),当时我很担心它(希尔斯塔)会是下一个被攻击的目标。记得那天晚上在哄女儿睡觉的时候,我在思索,我们的孩子会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长大。”奥巴马说道,“一天的时间里有3000多条生命被夺走,我当时第一次感到我们的国家其实那么脆弱。”   15年前的那场恐怖袭击让当时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前所未有地团结。立即宣布“就一切立法之争停火”的国会议员在“9·11”事件后在华盛顿国会山大厦的台阶上齐唱了美国国歌。不仅如此,民主党还罕见地加入了共和党的行列,全力支持当时小布什政府对恐怖袭击的应对举措。当美国于当年10月宣布对阿富汗军事介入后,超过80%的美国人都表示支持布什政府的这一军事行动,而这其中大部分为民主党人。   然而,15年后的今天,政府和国会却陷入空前分裂的状态。不仅奥巴马政府希望国会通过的各项法案,包括同国土安全有关的法案一再在共和党掌控的国会受阻,共和党也因当前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不间断地发表具有争议性的讲话而陷入严重的内部分裂。此外,共和党还面临在11月的中期选举后失去国会控制权的可能。   政治分析人士指出,有关“恐怖分子是否让美国更不安全”的问题其实一直同美国党派政治有关。比如,在共和党的小布什总统期间,民主党往往更倾向认为,恐怖分子仍是巨大的威胁;在民主党的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共和党则更倾向于认为,民主党的政策让美国更不安全了。   皮尤研究中心今年4月公布的一项民调指出,超过75%的民主党人赞同政府在对抗恐怖袭击事件中的表现,而只有29%的共和党人对奥巴马的反恐政策表示认同。   今年8月的民调显示,58%的美国人认为恐怖分子目前比以往都更有能力发动诸如“9·11”那样的恐怖袭击,这些接受调查的民众大多支持共和党。   “9·11”还会重演吗   “不能说可能性为零,但我认为想在美国复制像‘9·11’那样大规模的恐怖袭击基本不太可能。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也不可能。”兰德公司反恐专家克拉克(ColinClarke)表示。   但是,也有专家指出,尽管“伊斯兰国”不太可能复制当年“9·11”规模的恐怖袭击,但却不能忽视他们近些年已经在欧洲境内进行过一系列有组织的恐怖袭击。“通过2015年巴黎恐怖袭击和之后的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就可以发现,恐怖分子有能力在跨城市间进行连续和有组织的多次袭击,所以,这很可能意味着他们可以做得更大。”塞达维尔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多尔(GlenDuerr)表示,“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在美国是否有这样的能力。至少现在看来,他们想在美国发动这样袭击的能力要弱很多。”   国际安全和反恐专家指出,同此前基地组织倾向于发动大规模恐怖袭击相比,如今“伊斯兰国”更倾向于使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在全球范围内扩大他们的影响力。   “恐怖主义实际已经很难完全被制止。”多尔表示,“美国政府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能够保护很多美国的地标性建筑、体育场馆、机场和大部分主要交通地点,避免遭到恐怖分子的袭击,但是,极端分子更倾向于在更小和安全力量更薄弱的地点发动恐怖袭击,比如像加州枪击案那样的公司节日派对上,或者是在奥兰多的同性恋酒吧里。这样的恐怖袭击基本完全没有可能被提前预测。”   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客则表示,阻止恐怖袭击并不复杂,通过几项立法改革就可能实现,比如移民改革和枪支管制。但是,反恐专家认为,这样的立法基本不会带来反恐方面的积极变化。   以移民改革为例,多尔表示,美国接纳叙利亚难民的审查程序其实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严格。“美国的审查系统实际上是非常严格和有效的,特别是针对从战乱国家接纳难民的审查。”多尔指出,“目前,由这些此前被审查过的难民在美国本土发动的恐怖袭击非常少,可以说基本没有。美国目前发生的恐怖袭击多是在本土被极端化的恐怖分子所为。”   在枪支管制的问题上,多尔指出,虽然阻止向那些在“恐怖分子监视名单”的人出售攻击型武器在表面看来可以阻止恐怖分子通过合法渠道获得枪支,但他们仍然会通过其他途径获得发动恐怖袭击所需要的武器。“尽管你可能禁止向这些人销售攻击型武器,但那些武器已经在市场上流通这么多年,恐怖分子也可以通过非法途径获得这些武器。除非美国政府全部收回这些武器(通过这样的立法可能性基本为零),否则基本于事无补。”多尔说道。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