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 马里维和基地遇袭

艾健身运动会馆突转让 百余会员欲讨回卡内余额   健身原本是一件愉悦身心的事儿,现在却变成100多人的烦心事。今年2月23日,刘女士等人在位于农安县农安镇润泽中央广场5楼的艾健身运动会馆办了健身年卡。20日,刘女士像往常一样再次来到该健身会馆消费时,却发现这里大门紧闭,里面空无一人。   老板闭店   让会员们去另一家店后失联   “健身会馆关门之后,没有人通知我们到底怎么回事,后来有工作人员在我们的健身微信群里发了一张店面转让合同的照片,说原店已经转让给美麒健身会馆,让我们以后去那儿健身。”刘女士说。   记者看到,这张店面转让合同上只有甲方艾健身运动会馆负责人和乙方美麒健身会馆负责人的指纹和签名,没有公章也没有转让时间,消费者怀疑这是一张假合同。   “太气人了,怎么能说出兑就出兑呢!”会员李先生愤怒地说,“当初我们选择在这家健身会馆办卡就是因为健身地点在市中心,平时去健身很方便。现在让我们去美麒那边健身,那家店位置非常偏远。如果现在让我们办卡,我们不会大老远地跑到那边健身。”   据了解,美麒健身会馆位于农安县站前街鸿政天下小区西侧,离市中心较远。记者随后多次拨打美麒健身会馆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刘女士说:“前几天艾健身的员工说负责人李先生会给大家解决问题,但等了几天根本没人联系我们。现在又说让我们联系位孙先生,但孙先生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记者多次拨打刘女士提供的孙先生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消费者的钱难讨   员工也被拖欠工资   “老板不仅没有通知我们店面出兑的事,而且还欠我们很多员工的工资。”谭女士是艾健身运动会馆聘请的健美操教练,她表示,自己没有接到老板要出兑店面的通知,老板还欠她200元钱工资。   “我们寄存在健身会馆里的东西拿不出来了,当初花一两千块钱办的卡都没用了,我们不愿意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健身。”吕女士说,她去年在艾健身运动会馆花1300元办了一张双年卡,今年9月份才去健身,“我仅去过两次健身房,结果突然就关门了。”   “如果真的把店面兑出去了,老板现在身上应该有出兑换来的钱,把这钱拿出一部分退还给我们消费者不就行了?可现在老板联系不上,估计是拿钱走人了。”王先生说。   消费者纷纷表示,现在是艾健身会馆违约在先,我们只想讨回会员卡里的余额。   目前,刘女士等人已经报警,并将此事投诉至农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   律师:艾健身会馆属于违约行为   15时许,记者致电负责此案的曹警官,曹警官确认了艾健身会馆转让给美麒健身会馆一事,会员卡一事涉及100余名消费者,其中部分消费者已经同意到美麒健身会馆继续消费。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据悉,农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为刘女士等人开具了艾健身运动会馆的个体户信息单。信息单显示,该健身会馆成立于2015年6月11日,法人代表是李先生。记者拨打信息单上李先生的电话,但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16时许,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吉林良智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马颖异。   “会员与该健身会馆是合同关系,如果该健身会馆在合同没有到期时想要解除合同,不再为会员提供服务,可认为是健身会馆违约。”马颖异表示,根据《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如果健身会馆明确拒绝履行,又不赔偿损失的,消费者可向当地消费者协会投诉。同时,消费者也可以通过法律诉讼途径要求健身会馆赔偿自己的损失。”   马颖异提醒消费者,在办理此类会员卡时需要签署合同,并详细了解合同内容,尤其注意违约责任及违约金的约定,在确定双方的权利义务情况下再签字,对方需要加盖公章。另外,在交付会员费时应由收取方开具正规发票,一旦对方违约,消费者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维权。记者 何少梅 实习生 曹越   别“闪着”消费者   王者东   健身会馆本是强身健体的地方,可这回却让消费者“闪了腰”。   做买卖有赔有赚,消费者也得容许商家出兑转让。问题是商家如何做好善后工作,给消费者一个明确说法,而不是脚底抹油——溜了。   艾健身运动会馆的做法像是变戏法,将会员“倒卖”给“美麒”。不在原来的地点,也不是原来的老板,怎么能称为“转让”呢?这只是“美麒”和“艾健身”之间的两厢情愿而已。   “艾健身”的老板挺会算计,自己不干了,也不用给消费者退钱,“美麒”的老板凭空“捡”了一批会员,当然求之不得。不过,最有发言权的会员却被他们“闪”在了一边,似乎会员们成了与此事不相关的旁观者。   艾健身运动会馆的法人代表电话无人接听,本人也不露面,这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是给会员退钱还是坚持原来的“转让”说法?应该跟消费者明确说。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