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益按月支付 同性恋被强制治疗 陈小春儿子正面照

为鑫琦代言的张铁林该不该负责?   明星当然有代言的权利,可什么情况下能代言,什么情况下不能代言,明星心里有谱吗?能不那么见利忘义吗?   现代快报首席评论员 伍里川   鑫琦资产陷19亿兑付危机。这条重磅新闻昨天“引爆”眼球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以“皇阿玛”角色走红多年的张铁林是这家公司的代言人(详见今日快报封16版)。   明星代言,太常见了。明星当然有代言的权利,可什么情况下能代言,什么情况下不能代言,明星心里有谱吗?能不那么见利忘义吗?   鑫琦公司的一些投资项目,年化收益率13.2%,收益按月支付,本金一年期满后全部返还。若到期未退还本金则鑫琦需以其购买的半价房产产权份额给投资人。   这 是什么概念?13.2%,数倍于银行的一年期定存利率。近年来,警方披露了一些非法集资大案,涉及到的年化收益率多在15%左右。加上给出那么好的“配 套”条件,难怪众多网友惊呼,鑫琦干的事,有非法集资嫌疑。目前其高层已经被警方带走,相信很快就会有定性。有投资者表示,鑫琦资产可能已经处于资金链断 裂的状态。既然如此,那么相信该公司早就病入膏肓了。而该公司2015年底举办大型年会,请来上海电视台主持人程雷、台湾歌手姜育恒、歌手蒋大为等为其站 台,喧嚣的背后,有太多问题和风险被遮掩了起来。   明星收了代言费,拍拍屁股走得轻巧。那些被虚华的阵势、明星的魅力给带进沟里的投资人,能安然吗?能躲过伤害吗?   近 年来,明星站台、代言乱象频发。2014年4月,时代周报报道:和谐租车董事长非法集资投案,某当红小生曾代言;再往前几年,“植树造林,首选亿霖”,出 自某著名喜剧演员之口的这句广告词宣传效果非常明显。在短短两年时间内,“亿霖造林”从群众手中卷走16.8亿元。据受骗者说,正是看了该喜剧演员的代言 广告,才毫不迟疑地将钱交给了亿霖集团。   诚然,投资有风险,投资人不是三岁小孩,也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这并不能为明星免责。虚假代言、违法代言引发诸多社会问题,直接或间接造成那么多人受害甚至倾家荡产,而代言的明星往往退了代言费,来一句“我也是受害者”就完事。这正常吗?   立法规制明星代言是大势所趋。广告法修订草案中,最大的亮点之一,是做出了“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未接受过的服务进行证明”及“必须经过使用后才能说明其功效”的规定。但相关法律中,明星代言的连带责任尚属空白。   2011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明星代言非法集资以共犯论处。这本来是遏制代言乱象的硬招,可惜在执行层面还缺乏震慑性实例。   决不能让明星代言“旱涝保收”,必须提高违法代言和虚假代言的成本。这不仅需要法律的进一步完善,也需要执法者依据现有法律法规下决心、动真格。 责任编辑:黄睿 SN224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