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行业不温不火学富五车的意思2

无人机行业不温不火 转型/裁员现象频出 法国无人机公司Parrot宣布裁员三分之一,840人的无人机团队裁员290,成为2017年无人机领域第一个宣布裁员的公司。 Parrot去年四季度收入约为8500万欧元,未达到1亿欧元目标,无人机贡献了约6000万欧元收入(该公司业务还包括智能设备),无人机领域表现欠佳逃不开大疆的影响,不过,Parrot并不是第一个被大疆影响的公司。 除裁员,Parrot业务调整还包括将目标定为发展商用无人机,包括发展地图/监测、农业及视察方面。不过Parrot年度财务报告中提到,到2016年12月底公司还有2亿欧元净现金,所以公司财务状况不用担心。Parrot 2017年在无人机方面目标是让无人机业务增长10%。      

ff年产1万辆 缩水后工厂将于2019年开工丝丝入扣的意思6

  最近Faraday Future公司被工厂产能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先是对CES上表态,犹豫CES展会必须要现货成品,导致工厂产品线一度停滞,后又澄清资金链充裕,可以继续完成制造。不过最近互联网又爆出消息称,FF还将继续调整产能。 FF91概念图 Faraday Future将产能调整到了年产1万辆,缩水后的工厂将在2019年开工生产。而FF表示,正在稳步全力推进北拉斯维加斯工厂多期工程计划,会逐步稳定地将工厂建设目标实施,完成公司长期的发展愿景,维持在接下来的数年内向内华达州工厂项目投资10亿美金的承诺不变。 FF称,已于去年11月完成了一期工程第一阶段的地面平整建设。最近即将启动一期工程第二阶段,并将开始地面设施建设。期待通过规划,工程和施工方面的整合和调整,尽早完成一期工程,更快实现FF91量产的目标。 FF还表示,根据计划,一期工程作为整个工厂建设计划的一部分,将会有机融入年内即将启动的二期工程地面设施建设。    

刘强东的野心与优雅月高高 心寥寥5

  刚刚立春,冬天的寒意还未褪去,刘强东就忍不住撒下一把种子。 在昨天召开的京东集团年会上,刘强东给京东制定了一些“小目标”,比如,2021年之前,京东要成为中国第一大B2C平台。 刘强东 很多媒体将这个目标解读为向阿里宣战。但这里要注意,刘强东说的是第一大B2C平台,所以从业务上来对标,京东的对手其实是阿里旗下的天猫商城。 刘强东自己提到,这些年京东与行业第一的差距越来越小。从最初的60倍差距到现在刘强东所说的不到2倍,可是,要反超成为第一,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当第一,没那么容易 根据去年阿里和京东发布的财报显示:2016财年,阿里集团全年GMV为30920亿元,其中天猫商城GMV为12150亿元;而京东集团的全年GMV为4627亿。 当时,有分析师预测,2016年,京东和天猫的GMV增速将分别为44%和36%。 可按照昨天刘强东所述,2016年京东的GMV已经超过9000亿,这意味着京东去年的GMV增速高达94%。 京东在2021年成为第一大B2C平台的前提是,京东能够按照现在的增速去发展,但这个接近100%的增速能持续五年吗? 近两年,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消失,电商行业整体增速也在减缓。无论是大小平台,都在调整策略,将重心从获取增量用户转向深耕存量用户。 从用户数量上看,京东并不占优,更何况天猫也并非停滞不前,去年天猫双11当天1207亿的成交额足以说明一些问题。除了竞争对手是否会给京东反超的机会,网购市场能否支撑京东持续性的高速增长,也同样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京东想要盈利了 刘强东在年会上还说出了另外一个目标。未来五年,京东的现金流可以超过1000亿,而且京东在下一个12年之内,净利润要进入世界500强前十。 对京东而言,这个目标仍很遥远。根据京东去年发布的财报显示,2015年,京东净亏损94亿。常年的亏损,让京东一直被人诟病,有人说京东的商业模式有问题,也有人说刘强东一直在忽悠投资人。 对于这些质疑,刘强东不以为然,他坚信正道成功。刘强东认为京东现在之所以处于亏损状态是因为在打基础,是在进行正规化的阶段。 说到打基础,需要提一下京东的物流。从2007年刘强东宣布自建物流开始,质疑的声音也从未间断过,但十年后的今天,已经没人会再质疑京东的物流建的不好。 刘强东体验配送 刘强东说,“电商模式之争已经结束了,未来十年所有的电商都会愈来愈像今天的京东。” 单从物流这件事儿来看,刘强东这句话说的没错。物流建设已经成为各个电商平台均努力在做的事情,而京东,也借此形成了强大的竞争壁垒。 现在,已经打下基础的京东,开始考虑盈利问题。去年双11前夕,刘强东在接受《福布斯》的专访时曾表示,京东正在一步步接近盈利。 彭博社的报道也指出,预计京东2016年会把亏损缩减至5.07亿美元,2017年则缩减至1.83亿美元。 技术!技术!技术! 在昨天讲话最后,刘强东说未来12年京东只有三样东西,那就是技术、技术、技术。他说,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刘强东称要用12年的时间来改造京东过去12年所建立的商业模式,从而变成一个纯粹的技术公司。 他谈到了很多技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人、智能商品、基因技术等等。其中,关于京东的无人科技,刘强东讲的时间最长。 无论是去年的“618”,还是“双11”,京东在宣传上都着重强调了他们的“三无产品”,即无人仓、无人车和无人机。 京东无人机 无人仓可能更容易被人理解,毕竟工业上的机械自动化已经比较成熟。但是京东做的无人车和无人机,一度被人认为只是一个噱头。尤其是无人车,在汽车的专业领域,无人驾驶尚处于寻求突破的阶段,京东一个门外汉,就想着进行商业化了? 此前,京东无人科技的负责人肖军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说过,京东的无人车和汽车厂商在做的无人驾驶汽车有很大差异。实际上京东无人车更为简单,只需要按照固定的规划路线进行移动就可以,所有的操作都是规划好的。 即便如此,无人车上路依然存在政策、环境等诸多不可控因素,京东又为何要在此进行孤注一掷,刘强东说是因为自己内心的不安与自责。他在年会上说,看到京东配送员在严重雾霾的天气外出送货、在路途艰险的山区冒着危险送货,这些让他很自责。所以京东要发展技术,要用机器顶替人工,把员工要承担的风险用技术来解决。 “中国好老板”的一面瞬间凸显而出,但结合京东的现状来看,这似乎又是一个不得已的举措。 目前,京东在成本费用上已经控制的很好,花的几乎都是不得不花的钱。但是,在自营物流的体系下,订单量增加或者想要提升配送效率,物流成本的增加都难以避免。尤其是京东的人力成本很重,刘强东希望给员工最好的待遇,这个问题在其接受央视采访时也谈到了。 所以,无人科技是京东寻求突破的一个选择。一旦成功,京东发展的天花板将被打开。当然,这也同时是一场赌博,赌的是无人科技能否真正实现商业化。    

android wear 2.0:智能穿戴的一大步花魁女帝6

  在无数的传言后,谷歌是终于把Android Wear 2.0搬上台面了。相比初代的Android Wear,这次“憋了很久”的更新带来了非常多的新特性,我们一起来感受一下。 首先,就算它是智能的,对于一款手表来说,它的基本功能依然是“常亮表盘”——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作为一款智能设备,你真的希望常亮表盘只能用来看时间吗?因此,Android Wear 2.0的第一个大改动就是在表盘上加入了更多的交互。 初代的常亮表盘只有一屏即表盘屏,而2.0的常亮表盘提供了多个页面,支持了很多手表内应用的信息推送与交互,比如日历、健康、财经信息等,用户也可以在常亮表盘页面快速滑动屏幕切换页面并与这些信息进行交互,类似于手机主屏幕的多个页面。 其次,Google健康应用也进行了升级。Android Wear 2.0中全新的Google健康可以原生支持计步、行走距离记录、燃烧卡路里值和心率监测,当然前提是你所购买的手表设备拥有这一系列传感器。 Android Wear 2.0还原生支持了手表的蜂窝数据连接功能,这一功能可以让手表与手机在通讯上独立,用户可以使用手表直接进行接打电话或收发短信。这次更新甚至为手表内建了Android Wear版本的Google Play商店,以后用户可以直接在手表上安装新应用,不再需要手机上下载应用后同步。 信息方面,Android Wear 2.0支持手表上的直接回复,用户可以选择在手表屏幕上进行语音转文字输入、打字或手写来发送信息,还可以发送Emoji表情。 另外,Google Assistant语音助手也正式登陆手表,目前的Android Wear 2.0版语音助手支持英语和德语的交互,未来还将添加更多语言。 目前,LG已经确定即将发布的LG Watch Sport和LG Watch Style将预装Android Wear 2.0系统,这也将是首款预装新系统的手表设备。这两款手表即将在一天后正式面世。Google也将在不久之后为多数老款手表设备适配更新并进行推送。    

为何人们只抵制uber?马智宇主持词9

抵制人群的双重标准令Uber嫉妒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2月1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由于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扯上关系,Uber遭到用户的强烈抵制,但是同样和特朗普“有染”的特斯拉却全身而退,这让Uber嫉妒不已,心理十分不平衡。 在上任最初一段时期,特朗普的支持率比他的任何前任都要更低。因为特朗普,Uber损失了大量的用户和司机,并且成为Twitter上一场活动的主角,该活动鼓励人们删除Uber应用。 用户卸载Uber应用 这些抵制促使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退出了特朗普的战略和政策论坛(Strategic and Policy Forum)。同时,特斯拉却面临着相对较小的抵制,并没有类似的活动号召人们抵制特斯拉产品。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称,他没有从特朗普顾问委员会退出的计划。 这种反差在Uber的旧金山总部内被视为双重标准。据知情人士称,Uber高管和投资者曾在私下谈话中抱怨,同样是和特朗普扯上关系,并且都是其商业顾问团队的成员,马斯克一直安然无恙,而卡兰尼克却不得不退出。 “这并不代表我们的感受,”Uber发言人吉尔·海瑟贝克在回应置评请求时说道,“在Uber,没有人希望另一家公司经历我们过去几周的遭遇。” 这并非Uber首次嫉妒地看到,马斯克轻松避开Uber所面临的障碍。去年12月,Uber在没有申请一项自动驾驶汽车许可证的情况下,在旧金山部署了一个自动驾驶汽车小型车队。当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找上门时,Uber拿出特斯拉当挡箭牌,称它只是按照特斯拉的模式部署了该车队。“我们所做的和特斯拉一个样,”Uber先进技术集团主管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当时称。 但是加州车管局并不买账。该机构注销了Uber的汽车登记,而特斯拉司机却可以继续让他们的自动驾驶汽车带着自己到处跑。最终,Uber并没有提交文件,而是将车队转移至了亚利桑那州。 Uber和特斯拉都深受创始人极高的声誉影响。卡兰尼克被认为是一个好斗的艾茵·兰德(Ayn Rand)粉丝,他拥护自由市场;马斯克则是将火箭飞船、电动汽车、高速管道列车、太阳能和其他未来主义事物带给人类的奇才。 马斯克和他的可回收火箭 “马斯克打造的特斯拉品牌很大程度上基于他的个人品牌,”咨询公司Omnicom Group总经理丹尼尔·宾斯说。“人们对特斯拉品牌抱有极大的善意,因此如果有任何负面消息,特斯拉都能应对。” 引申而言,特斯拉品牌就是马斯克的个人品牌,它代表着“一个崇高的抱负:其愿景是,通过提供可再生能源、电动汽车和电池,让世界更加可持续,”宾斯称。“Uber并不具备这一点。它们并不被认为是一个使命驱动的组织。” 特斯拉拒绝置评。Uber发言人海瑟贝克表示:“我们知道自己过去曾犯过错,我们正努力工作,以服务全球的乘客、司机和城市。” 当然,人们表达对Uber的失望远更容易。他们可以删除账户,或者转投Uber竞争对手的应用。司机可以倒戈Lyft,还能获得1000美元的注册奖金。Lyft甚至利用这一时机,发起了一项全国性的广告活动,将Uber塑造成冷酷无情的形象。 特斯拉汽车 与Uber不同,要丢弃一辆价值70000美元的全电动汽车可要难得多,尤其它还是业界少有的自动驾驶汽车。Uber顾问布拉德利·图思克直言:“Uber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人们每天与之互动,因此人们只是对它更熟悉。特斯拉的汽车很棒,但是日常生活中与特斯拉互动的人非常少。因此两者并没有可比性。” 但尽管如此,美国人并没有抵制百事或沃尔玛等无人不晓的美国品牌,这些公司的CEO同样加入了特朗普顾问委员会。 Uber的早期丑闻在许多人心中留下了非常糟糕的形象。它曾在桑迪飓风和其他紧急事件期间启动“峰时定价”功能,并且利用卑劣手段打击竞争对手,但最终却适得其反。即便是现在,Uber也身陷多起诉讼,控告其不给于司机员工福利,从而利用他们。上月,Uber支付2000万美元,和解了一项关于其误导司机收入的指控。 上周的危机起源于Uber最早的争议来源之一:峰时定价。这一次,人们失望于Uber关闭了该功能。1月28号,Uber发布推文称,将在抗议特朗普移民禁令的出租车司机将要解散时,在纽约一家机场短暂关闭涨价功能。Uber希望避免留下从抗议活动获利的印象,但事与愿违,人们认为Uber试图破坏罢工。 卡兰尼克对特朗普政府释放的善意进一步助长了人们的愤怒,前者加入特朗普的顾问委员会,并且在特朗普签署移民禁令后发布了一份措施温和的声明。“删除Uber”活动得到了多位名人的支持。一周之内,超过20万人从他们的手机中删除Uber应用,较平时显著增加,至少相当于Uber在美国所有活跃用户的2%。 Uber本可以利用在白宫中的一位朋友。该公司持续和美国各地的监管者发生冲突,而特朗普主张减少监管,Uber很可能受益于特朗普的这一政策。但是在2月2日,卡兰尼克致电特朗普,称他将退出顾问委员会。Uber开始发布一系列措施强硬的声明,反对特朗普的移民禁令,并且拿出300万美元帮助旗下受影响的司机。 多年来,Uber雇佣了多位能人帮助恢复该公司的声誉,其中包括图思克和前塔吉特首席营销官杰夫·琼斯。图思克称,在公众反应达到不能忽视的程度时,Uber的回应很明智。 “当那一刻来临时,表达出来并且采取行动很重要。在Uber的案例中,他们的司机许多都是移民,这就更加重要了.